当前位置:主页 > 午夜大片 > 正文

AV女优打响工作保卫战

07-29 午夜大片

作者 | 毛丽娜

编辑 | 李春晖

失去 996 后才珍惜加班(赚钱)的权利,35 岁后更念及被压榨的可贵,被原职场嫌弃后究竟该如何重塑自我、再造辉煌?自己身上也可能发生的事才能让人感同身受,因此,海那边一些曾经熟悉、现在陌生的工友们的两则新故事引起了硬糖君的注意。

一是日本 6 月 23 日起正式实行的《AV 出演被害防止及救济法》,简称 "AV 救济法 "。该法对 AV 女优的劳动权利、特别是工作中 " 说不 " 的权利做了若干保护,结果却遭到了从头部到底层大量 AV 女优的激烈反对。

二是几乎在 "AV 救济法 " 实施同一时间,日本文坛最高荣誉芥川奖公布入围名单,不止迎来 1935 年该奖设立以来的首次全女性阵容,候选者中还有一位前 AV 女优铃木凉美——

今年 39 岁,因交往 AV 星探男友,大学期间以佐藤露丽艺名出道,四年中拍摄了 80 部 AV。

不管是捍卫工作权利、谋求事业转型还是身处一个日薄西山行业的苦苦挣扎求索,各位老师们的经验虽不足为训,也可称谈资了。甚至由于很多情况颇为相通,看得人心有戚戚焉。

拒绝保护,只要工作

失业潮同样在席卷日本 AV 行业。通常来说,AV 女优从下海到引退会经历 4-5 年,有些知名女优会工作 10 年甚至更久,比如吉泽明步出道整整 15 年才宣布引退。但如今,现役 AV 女优面临失业纷纷寻后路,这也与开篇提到的 "AV 救济法 " 有关。

新法案规定,必须与演员事先确认拍摄内容;若出现不符、不适演员可中途拒拍;拍摄结束 4 个月后,作品才能发售;影片发布 1 年内,演员都有权利要求下架;与公司签约 2 年内,演员可以随时解约。

该法案的通过与日本下调成年年龄有关——成年人门槛从 20 岁调整为 18 岁。有日本议员担心,18 岁即成人,会导致 18 岁女高中生下海拍片。谁让霓虹金近年痴迷 JK 女高题材!

谁知法案一发布,反对声最大的却是其保护的对象—— AV 女优们。2015 年拿下新人女优奖的 AV 女优天使萌在推特上与各路正义人士激情 battle,叶月美音则怒斥有操心 AV 的功夫,不如先对性犯罪重罪化上点心。

被剥削者竟不要人权救济?不是 AV 女优们患上了斯德哥尔摩症,而是在她们看来,法案不仅无法改善其生存状况,反而会加剧行业的剥削与非正规化

表面看来,影片延后 4 个月发售,能让拍摄者好好冷静下来思考," 我是不是真要干这行 "。但实际上干影视的都懂,影片延后发售延长了资金回笼周期,演员可任意要求下架作品也增加了厂商面临的风险。这就导致正规事务所可能会与底层女优解约,非法渠道反倒因此获利甚至欺骗更多无知少女。

" 不少 AV 受害者都是被非法无码卖家威逼利诱参演,而新法出击的对象却是依法做事的正规事务所。虽然法案的出台可以减少因一时冲动而断送人生的人,但如果有人想赚快钱而拍摄 AV,那么只能通过非法渠道不是更危险吗?" 天使萌认为新法对 AV 行业弊大于利。

亦有不少人认为,有些女性投身 AV 拍摄与巨额债务或感情骗局有关,新法案的出现可能导致部分人只能沦落风尘,做风俗女还债。

本来因为疫情影响,不少事务所已经在收缩人员编制。一些 AV 女优从打工人变成灵活就业者,没了事务所可以依靠,全靠自己找活儿。新法案的出台对底层 AV 女优尤其不友好,有人抱怨," 四个月才能拿到工资的话,那我不如收拾收拾回家相亲算了。"

改行之路,高低错落

真能回家相亲过普通人的日子也算不错。事实上,保守又开放的日本,并不容易接受这些 " 从良 " 的 AV 女优们,有过相关经历的人很难被公司录用。更多人是兜兜转转一圈后,或回归 AV 行业换个名字再出道,或就此沦落风尘,人生一路下坠。

当然其中也不乏佼佼者。比如开篇提到的铃木凉美,出生书香门第,少女时代沉迷辣妹风,流连于夜店却考上了日本顶尖私立学府庆应大学。大学期间下海拍片,又顺道考上了东京大学的硕士。

硕士毕业后,铃木凉美入职日本经济新闻社。2014 年因被文春杂志曝光早年拍片经历,铃木辞职成为专职作家,以 AV 女优经历为蓝本创作了小说《ギフテッド》(《资优》),并凭借该书入围芥川奖。虽然最终是窪美澄捧得奖项归,铃木凉美还是实打实收获了不少关注。

但好家境好教育的铃木凉美是个例中的个例,大多数女优引退后,能做到峰奈由果的水准就已算得上逆风翻盘。

生于 1984 年的峰奈由果,2005 年出道,引退后开始创作 4 格成人漫画,坛蜜主演的《Around 30 无修正》就是由她创作的同名漫画改编。从 AV 女优成功转型为漫画家的峰奈由果,如今已结婚生子。

在中国知名度极高的苍井空引退后,从微博动态来看过得不错。而且即使已不能在中国公开活动,每条微博还有一千多的评论,可见中国网友之长情。但与她同属 " 惠比寿麝香葡萄 " 的其他人就没那么幸运了。

惠比寿麝香葡萄是由 AV 女优、泳装女优、夜店公关及模特组成的音乐团体,又有 " 暗黑 AKB48" 之称。初代队长苍井空离队后,麻美由真接任。2012 年,麻美被发现罹患卵巢癌,并于次年接受手术,子宫全部摘除,失去生育能力。受病情打击的麻美亦暂时引退,专心学习英文与音乐。

手术后麻美因身体留下疤痕而自责,认为自己 " 像坏掉了的商品 ",所以复出后只接拍写真及广告,偶尔在电视剧里客串露脸。疫情期间,没什么工作的麻美考取了调理师资格证,试图开辟新领域。

惠比寿另外两名人气成员柚木 Rio 与吉泽明步,引退后对自己过往经历的态度则截然不同。

Rio 在出道十周年时宣布引退,创立了自己的品牌。因忌讳 AV 女优的经历影响品牌形象,Rio 对过往讳莫如深,在作品合同到期后使用了 "AV 女优被遗忘权 ",要求将其作品全部下架(苍井空也使用该权利下架作品)

吉泽明步则并不介意谈及往事,或者说,那些业内秘辛为她迈向娱乐圈大大助力。与苍井空一样,吉泽明步也试图闯荡中国市场,但因相关政策而受阻。最近吉泽在 Youtube 上开设料理教室频道教人做饭,也算是一种维持曝光的方法。

次世代女优中,名气最高的当属明日花绮罗。深谙话题炒作的她,引退后没有消失在公众视野,而是解锁了酒店老板、Rapper、时尚博主等多重身份,并推出了自己的时尚品牌。

偶像出身、一度下海、又再以偶像身份在韩国出道的三上悠亚,则在视频中透露退出事务所、自立门户、并进军穿搭及美妆领域的意思。虽然三上称自己还是会继续拍片,但这一举动仍被视为引退前兆。

总体看,有名有姓的 AV 女优,引退后最理想的结局无非这么几个:或藉由拍片时的知名度转型进军娱乐圈,混个综艺咖或者小配角,再找个人嫁了完事;或进军时尚圈,发布穿搭心得,成立个人品牌,偶尔还要靠好姐妹站台帮卖货;在社交平台注册账号做博主,发发生活 vlog、健身视频等维持热度。

AV 行业,内忧外患

在梳理现役及引退 AV 女优的资料时,硬糖君发现一个很有意思的现象:多数网友对 AV 女优的印象还停留在 " 惠比寿麝香葡萄 " 时代,新生代女优中能够享有差不多知名度的,也不过三上悠亚、明日花绮罗、上原亚衣等寥寥数人,且都无法与当年苍老师的 " 国民度 " 相提并论。

日本的成人影片行业,已经没落了。

这几年在 AV 界,兼职或干脆转型做 YouTuber 已经是大势所趋。TOP 如明日花绮罗、上原亚衣等开通了自己的油管频道,上原亚衣甚至组建了拍摄团队并招聘字幕组以便不同国别的观众观看。

当年吉泽明步接受采访时,说自己年收入能达到 5000 万日元,让不少人对 AV 女优的收入有了不切实际的幻想。实际上,如今拍 AV 的收入已经大不如前,没钱交房租、吃过期食品是家常便饭。

一方面,由于经济不景气、性别歧视根深蒂固,AV 的盛行使得日本女性的性观念开放程度远超上一代,这也加重了日本的性剥削情况。

从饭岛爱时代至今,不少 AV 女优入行都不是出于自愿,而与胁迫、欺骗有关。鬼头桃菜成为三上悠亚,背后是整个日本社会对女性的苛责。大量年轻女孩因囊中羞涩投身 AV 业,想靠着下海拍几部片暂时渡过难关。也有人是因流连牛郎店被骗欠下巨额债务,只好拍片还债。僧多粥少,收入自然下降。

另一方面,也是导致 AV 行业整体下行的根本原因,是新媒体平台的崛起。在这类平台上能看到更猎奇、更激烈的内容,且不像传统片子动辄几十分钟甚至更长。就像长短视频之争一样,传统 AV 面对自由度更高、刺激点更密集的短内容,也毫无招架之力。

相较于长视频还在内容上做了很多努力,传统 AV 行业的内容突破也乏善可陈。这两年国内最有动静的 AV 相关作品就是 Netflix 拍摄的网剧《全裸监督》了。该剧讲述了村西透如何以单刀直入的纪实风格颠覆业内,缔造日本 AV 盛世。但近年来,因日本国内相关政策及各界施压,正规制片公司出品的 AV 在内容方面并无多少突破性。

与此同时,日本年轻男性也进入了 " 全民贤者时间 ",大部分对真实异性毫无兴趣,不想恋爱,对性事也没有欲望及冲动,消费 AV 成为 " 中老年才会做的事情 "。这也是造成整个行业死气沉沉的原因之一。

行业难免有起落、新旧更迭也是常理。但在行业下行的时候又来加强监管,这不就管死了吗?难怪 AV 女优要为了捍卫工作权利而跳出来参政议政了。

版权保护: 本文由 主页 原创,转载请保留链接: http://www.xuankuyizu.com/a/wuyedapian/2022/0729/226.html



标签

友情链接